《字花》誠品來了 小輯

誠品的新鮮、趨時文化活動出爐,不令人意外。好之還是惡之,不安抑或擁抱?《字花》第38期(2012年7-8月) 製作了「誠品來了」小輯:

1. 啟首語:毋能觸及的含糊/黃靜
2. 文化是可消費的鄉愁/阮慶岳
3. 香港文學人,準備好未?/小西

4. 黃炳創作兩幅想像圖

〈文化是可消費的鄉愁〉/阮慶岳(台灣建築師、作家、評論人)
(節錄自38期《字花》)

通透如阮慶岳:「1989年誠品啟步時的台灣,正是政經背景繽紛多元的交織點……那時的社會富足、樂觀也自信,大量在都會中新湧現的中產階級,開始尋覓嚮往著一種新的空間與文化可能。誠品適時出現並結合台北新銳建築師(譬如簡學義、陳瑞憲、林洲民等),提出以人文氣息為尚的空間美學,以優質的選書能力與對閱讀的崇尚態度,成功引領中產知識份子的認同,塑造了以閱讀文化為標誌的一種都會新階級,而「誠品」的品牌印記,也賦予了這樣社群某種秘密結社的驕傲感。

但是從90年代後期起,台灣經濟開始泡沫化,才初步成形的中產階級,又忽然搖搖欲墜,閱讀文化也隨著網路快速興起的大時代變化,而不得不重新面對新的轉折與挑戰。原本在全台灣各地積極拓展書店與通路的誠品,敏感地嗅聞到這樣不安的訊息,經營策略於是開始作轉變,譬如快速停掉小型與虧損的店面,與更重要地、正式轉向成與商場結合的經營模式,1997年由今日百貨原址改建的西門誠品店,大規模與正式地啟動這樣的結合模式,是這路線的關鍵轉捩點。

……

吳清友2011年底,曾以「如何在鬧市中孕育閱讀文化」為題,在香港發表演講,應是再次宣示誠品書店在香港的定位,是要「孕育閱讀文化」,裡面隱隱暗示著對深耕香港閱讀文化的決心,也點明誠品進駐的誠心與純粹心意。這樣的立意與志向確實令人佩服,但讓我立刻能作聯想的,卻是兩件華人都耳熟能詳的典故,其一是:「愚公移山」(愚公的癡愚信仰與堅持不懈),其二是:「草船借劍」(孔明的巧智妙算與大膽欺敵)。」

Tags: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