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小說風》第23期

http://www.hklit.com/foru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5555#.T0-wCsHp1qs.facebook

《小說風》為了有水準的小說,讓大家久等了!新一期就現在跟見大家。這一期小說作者包括:鄭詠詩、方頌欣、朱艷紅、鄭子遴、袁墨、韓曉華、甄國暉、紅眼、張錦滿。

《小說風》電子版可以在電腦,Android ,Ipad, Iphone 手機上閱讀。希望《小說風》舊訂戶繼續捧場訂閱。

編者意識流:當一片葉就是一朵花的時候……

崑南

今夕是何年?古人問得好瀟灑。今時今日,處身的時年,真想乘風歸去,情願留戀高處不勝寒的天上宮闕。好,就算索性閉眼不看這個世界,在香港,選舉與高官醜聞,此起彼伏……唉,龍年僅僅起步吧了。

無奈的市民,是不是只能像鄭子遴筆下的主角,向不公義的製造者高豎起中指,作無聲的抗議或從此無法靜止下來呢?

〈斷指〉帶出一個更荒謬無能,血淋淋的世界,〈一個人世界末日〉異曲同工,世界末日,到處都是槍聲,空氣充滿權力氣味……作者袁墨筆鋒一轉:原來世界末日並不是真正的「世界」末日,而是屬於每個單獨的人預測到自己將會在不久後死去的一種狀態。

氣候變了,地球早就病了。大部分人的靈魂紛紛賣給魔鬼了。 我禁不住想起加謬說過的話:「對人類狀況感到絕望是懦夫,但如果仍存有希望,只是愚笨的想法吧了。」他同時這麼說過:「當一片葉就是一朵花,秋天便成第二個春天了。」

今期當部分作者把理想隱沒於幻象世界,從自嘲/發泄中尋求心靈的慰藉,另外兩位卻告訴大家,葉是葉,花是花,兩者不能互換的。 Skarloey 是〈小說風〉臺柱之一,這些日子,眼看她的詩與小說,極快地進步中。所以,她與紅眼共享我們舉辦的小說獎冠軍,一點也不意外。她的〈聽說〉,與方頌欣的〈所謂相愛〉。焦點竟不謀而合,寫男女的情感關係,無言,麻木,惶惑卻無力破繭,一種不足為外人道的痛楚。

「他按上電視機,吃他做的菜心炒牛肉。她醒來了,她看見自己做的菜心炒牛肉放在一旁被冷落,她想發脾氣,但她已經習慣了。她把自己做的菜心炒牛肉放進微波爐翻熱。他們各自吃著自己做的菜心炒牛肉」(〈所謂相愛〉)寫得精彩極了,二人共處,竟然各自吃著自己做的菜。在〈聽說〉,一對男女靠透過第三者才知道對方的存在:「快樂是:剥去繫在中指的枷鎖。說一句再見就不會再見。用力踢開一個汽水罐,碎的一聲很響。因為被困消防車在擠塞的路面哀鳴。她覺得這些變異是快樂。」是不是很無稽呢?原來,正是無稽才如此實在。難怪在朱艷紅筆下,她的〈貓〉,主角佔有的女人,根本就分不清楚,對方是人還只是一頭貓。或根本從來未曾真正佔有過。

從個體與社會,完全是錯置,顛倒,沒有任何焦距。韓曉華的〈分身〉,也是無能為力擺脫這個現實。正如上面說過,葉是葉,花是花。張錦滿筆下的主角這麼說:「我做私家偵探,多少想發揮自己智慧,為別人做些事,而我這個不依常規的從業員,今回卻在無意中配對了兩對年青男女,並滿足一位渴望女兒釣到金龜的自私父親。奔波營役只不過完成一宗無聊事,或許這就是人生。」

輕輕的一句:也許這就是人生。千古齊唱。即是說,原罪似乎真的永遠拖著我們的後腿不放,人類開始懂得思想時,到今似仍是原地踏步吧了。

紅眼的〈小霸王〉已連載多期,這是作者精心巨著,30多萬字,將於六月在臺灣出版。他預先授權給我們刊載,這是〈小說風〉的殊榮,非常感謝。作者借三國人物,天馬行空織出一幅過去從未有人嘗試過的「河上圖」氣魄非凡也。

Tags: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