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期《字花》 一臉之差

封面專題:一臉之差

啟首語:迷路的臉

/陸穎魚   

臉,或完整,或缺陷,或美麗,或醜陋,或善良,或暴烈,每人都配有一張,及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美好與衝突的神秘世界。然而,現今科學及醫學昌盛,我們已經可利用技術去複製夢想中的臉孔,變臉已非天方夜譚。但無論那張臉是天然抑或偽造,有些時候,我們對鏡自照,意識依然難免會突然在迂迴曲折、疲憊不堪的五官中失去身分與位置。然後,漸漸,忘了自己是誰?

美國著名電影男演員格力哥利柏(Gregory Peck)曾說:「一個人的生命其實不僅屬於自己,也屬於他周圍的人。」由此可見,一個人的臉也不僅屬於自己,它具有各種不同面向,對於他人另有一層意義。太陽底下無新事,現今我們可以透過先進的醫學技術去整容,可是臉貌美醜與否,表面上亦只是一個標籤、一個頭銜,那皮肉之下又隱藏了甚麼不可告人之物?

本輯以「臉」為題出發,邀來幾位作者以文字為工具,為各種人臉化妝甚至整容,試圖從不同文本與媒介當中尋回還原各種人物正在迷路的驚慌神色。黎紫書的小說〈色相〉,當中人物的臉都跟欲望連接,時而出現,時而隱藏,讓讀者無法捕捉眉目的完整,整個故事由過去的臉、回憶的臉、現在的臉堆砌而成,猶如一幅馬賽克的畫像。

麥曦茵的眼角膜早前突然脫落,有一段時日,她的眼睛都是隔著厚重紗布去生活去工作,更令她有感而發地寫下一篇私密性極高的愛情散文,明目張膽地通過回憶及小故事去解放自己的情緒起伏變化。而Geeio Yuen則以兩幅畫作去表現並且放大女人的臉,一美一醜,對比鮮明,玩味十足。

時間不等人,臉容日漸老。2011年已成為歷史,去年有多位風雲人物逝世,如金正日、拉登、卡達菲、喬布斯;文學及電影戲劇界則有哈維爾、森田芳光及木心同時世界各地的抗爭運動亦此起彼落,如佔領華爾街、烏坎村村民抗議、撐粵語行動等等。當中包含平凡或不平凡的臉孔,當中我們又記得多少?

環球經濟已經一體化,資本主義遍佈任何一個社會,人類的感受力逐漸變得一文不值,許多人連一秒的回憶都記不住,更何況是一張日常不過的臉。誠如辛波絲卡在〈旅行輓歌〉寫到,「全都是我的,但無一為我所有,無一為記憶所有,只有在注視時屬於我∕問候與道別,在匆匆一瞥間。過與不及,脖子的一次轉動。」

Tags: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